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找回密碼
漠陽網 南海一號 查看內容

南海一號印證了宋代廣州陶瓷外銷的盛況

2014-10-16 10:05| 發布者: 蝸牛媽媽| 查看: 2445| 評論: 0

摘要: “南海一號”沉船瓷器的裝運,采取“大小相套”的方式,大罐里裝著小瓶子,有繩子捆綁痕跡的瓷器則整齊地排放在一起,這樣處理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船內有限的空間,另一方面可以起到壓艙物的作用。也許這是古代瓷器海 ...
南海一號”沉船瓷器的裝運,采取“大小相套”的方式,大罐里裝著小瓶子,有繩子捆綁痕跡的瓷器則整齊地排放在一起,這樣處理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船內有限的空間,另一方面可以起到壓艙物的作用。也許這是古代瓷器海運通行的做法。20世紀70年代,考古工作者曾在海南島陵水縣海灘發現一批唐代廣東青瓷碗,多為10個一捆,大小相套,相信是沉船遺留下來的。這是海路裝運,陸路裝運又如何處理?


(南海一號博物館,陽江閘坡旅游景點之一)

據李慶新先生考證,“南海一號”船艙內瓷器的裝載方式,與史載陸路裝運同出一轍。明人沈德符說:“余于京師,見北館伴館夫裝車,其高至三丈余,皆韃靼、女真及天方諸國貢夷歸裝。所載他物不論,即瓷器一項,多至數十車。予初怪其輕脆,何以陸行萬里,既細叩之,則初買時,每一器內,納少土及豆麥少許,疊數十個,輒牢縛成一片,置之濕地,頻灑以水,久之則豆麥生
芽,纏繞膠固,試投之犖確之地,不損破者,始以登車。臨裝駕時,又從車上擲下數番,其堅韌如故者,始載以往,其價比常加十倍。”(明沈德符〈歷歷野獲編•卷三十》)沉船中的瓷器大都保存完整,一點都看不出是經過了八百年的海水浸泡。最令人驚奇的是,從清理出的一整摞中間刻有蓮花瓣的花口淺盤中發現草綠色凝結物,經考古專家鑒定,竟是捆扎瓷器的草繩。草繩這種有機物歷經數百年海水浸泡而能保存下來,這不能說不是一大奇跡。

出自龍泉窯的瓷器大都色澤鮮亮、令人愛羨。其中有的呈現出青綠色光芒,紋飾清晰,造型優美別致,或成花朵狀,或成水波紋狀。出自景德鎮的“宋青白釉印花瓷粉盒”,表面散發著淡淡的青白色釉光,精致絕倫;“宋青釉印花癸口瓷盤”色澤光亮,蕩漾著波光粼粼、玉珠涌動的水意。還有一個出自德化窯、口徑25厘米左右的大碗,專家猜測,該碗應是出口到西亞,方便外國人吃手抓飯時候使用的。為什么這些瓷器經歷了八百多年漫長的歲月仍鮮亮如新呢?據有關專家解釋,主要是由于其沉埋地在海面下20米深處,并且被2米深的淤泥所覆蓋,這種密封狀態,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海水和海底微生物的腐蝕。否則,瓷器在海水里泡久了,釉層會腐蝕脫落,瓷胎也會變得很脆弱。正因如此,日后的保存工作將十分艱巨,因為這類陶瓷的脫鹽處理是一種難度相當高的工藝。在“南海一號”展館就有許多出水陶瓷正在做脫鹽脫水處理。

這些瓷器都是名貴的精品。如其中一件胎壁十分薄,卻印滿花紋的影青瓷,據有關專家估算,類似的瓷器在國際市場上,每件售價達幾十萬美元。一位來自福建的古瓷器研究專家在尚未公開的部分出水文物陳列室里,見到那些來自福建德化窯、磁灶窯、水吉窯的文物時,老淚縱橫地說:“這些出水的珍貴古瓷器,過去在福建本地也只僅僅見過一些碎片,沒想到世上還保存有這么多,這么完整,如同剛出爐一樣。”建窯黑釉的市場價值亦是驚人的,一塊仿制普通兔毫黑釉瓷盞在杭州拍賣,競拍價高達上萬元。西沙群島出水的一塊古建窯瓷盞,在西歐珍寶市場上,售價高達二十萬美元。在廈門恒升2005春季藝術品拍賣會上,特1號拍品建窯黑釉“耀變天目盞”竟以1300萬元天價落槌。文物的價值固然主要源于其本身凝結的高超工藝,蘊含的歷史信息和維系的文化感情,但市場價值亦不失為一個重要的參照。“南海一號”中陶瓷數量非常多,粗略估計,約有六萬至八萬件。根據歷史記載,宋代時,進口到中國的貨物主要是:犀、象、香、藥等40余種。南宋紹興十一年(1141),戶部計開有市舶粗細貨名色100余種,其中雖有將一貨分為多種者,還是加多了諸如天竺黃、蕃糖、蘇木等新貨。出口的貨物主要是瓷器、鐵器、茶葉、絲綢、雜帛、精粗漆器、金、銀、鉛、錫,廣東所鑄的鐵鑊尤為外邦所喜歡。可見,“南海一號”上出口貨物的結構,與歷史記載是完全一致的。

宋瓷之暢行于世,是有一定歷史機緣的,正如“南海一號”的橫空出世一樣。公元1127年,南宋建都臨安(今杭州),開始了長達149年的統治。當時南宋政府為了改善政府的財政狀況,緩解北方邊患和政府機構臃腫帶來的經濟壓力,一改歷朝重農抑商的做法,大力推進對外貿易。對此,宋高宗的態度極為鮮明,他曾慨嘆:“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得宜,所得動以百萬(貫銅錢)計,豈不勝取之于民?”于是組建艦隊,改善港口,建立導航燈塔,掀起了蓬勃的海上貿易大潮。隨著海外交通的發展和對外貿易的不斷擴大,外銷商品的需求量越來越多。由于各種原因,歷朝曾對某些商品加以限制,嚴禁出口,如宋代政府鑒于銅錢的大量外流,引起國內錢荒而作出應對:“嘉定十二年,臣僚言以金銀博買,洩之遠夷為可惜。乃命有司止以絹帛、錦綺、瓷漆之屬博易。聽其來之多寡,若不至則任之,不必以為重也。”(〈味史>)朝廷的主導,商家的逐利,加上廣為海內外喜好,宋代陶瓷因此蓬勃地發展起來。

“南海一號”就是這一歷史時段中馳騁在南海絲路上的。今天我們在其出水瓷器所看到的流光溢彩,正是當年對外貿易,千帆競發的海洋上的粼粼波光。沉船中的瓷器引發了研究者探索其運銷路徑的極大興趣。有人提出疑問:這些青瓷到底是哪個窯址生產的?從哪邊的海路過?準備被賣到哪些城市?又有人作出假設:宋代是我國瓷器外銷最鼎盛的時期,除了龍泉這個中心,麗水、永嘉這些地方也都分布著許多窯址群。當年,這些瓷器可能就是從甌江運到溫州,再由溫州港口出發,沿著“南海一號”這條路線,運往世界各地的。不管謎底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南海一號”的出水,為研究我國宋代青瓷的外銷提供了寶貴的實物資料。

除浙江方面的窯口外,其他窯口亦引起了廣泛的關注。比如有人就提出:“廣州在當時也同樣盛產青白瓷,船在廣東海域沉沒,為什么到目前為止卻沒有發現廣東的瓷器呢?”并且進一步說,這對“南絲綢之路”廣州始發說該是不太有利的證據吧。對此,又有專家回應:“對于始發港,宋朝政府都有一定的規定,一般是根據貨物的到達國而從政府指定的港口出發。如發往日本和高麗的商船,要從明州或杭州出發;發往南方或西南諸國的商船,要從廣州出發,南宋以后,基本上沿用這個制度。‘南海一號’作為南宋商船,很有可能是從廣州出發的。即便是從泉州出發,也應該先從泉州航海到廣州去辦理出國手續。”或者,正因如此,宋時東南海外貿易,廣州稱最。南宋朱或(鍊洲可談)記載北宋末年廣州商船大量出口瓷器的情形時說:“舶船深闊各數十丈,商人分占貯貨,人得數尺許,下以貯物,夜臥其上。貨多陶器,大小相套,無少隙地。”有專家稱,目前在東南亞各地發現的宋瓷,大部分都是當年廣州的外貿商品。可以說,“南海一號”上這數萬件瓷器正好印證了宋代廣州陶瓷外銷的盛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相關分類

QQ| 手機版|小黑屋| 漠陽網     

Copyright © 2011-2014 漠陽網(http://www.hbnsb.co/)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 本論壇所有來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漠陽網立場,本網不承擔任何直接或連帶法律責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蘇ICP備14036825號-5 )

返回頂部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