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找回密碼
漠陽網 南海一號 查看內容

陽江曾為海上絲路南海一號重要的中轉港

2014-10-11 14:54| 發布者: 蝸牛媽媽| 查看: 2344| 評論: 0

摘要: 所謂中轉港,是指貨物從啟航港前往目的港,途經行程中的第三港口,船只停靠在那里,旨在裝卸貨物、補充給養、修整舟揖、恢復體能,之后重啟征程。南海一號假如是從廣州出發的話,那么廣東沿海的臺山、陽江、電白、徐 ...
所謂中轉港,是指貨物從啟航港前往目的港,途經行程中的第三港口,船只停靠在那里,旨在裝卸貨物、補充給養、修整舟揖、恢復體能,之后重啟征程。南海一號假如是從廣州出發的話,那么廣東沿海的臺山、陽江、電白、徐聞、雷州、遂溪、湛江都可以成為其中轉港。


就“南海一號”沉沒處附近的陽江而言,可以說是這條航路上優良的中轉港。陽江,秦時屬南海郡,兩漢時隸合浦郡,稱高涼,是中國古代南海“海上絲綢之路”必經的重要港口。1979年,在陽江江城鎮附近釣月村發現漢代古錢一萬余枚。一個地方同時發現這么多古錢幣,在全國也算是少見的,足證早在漢代,陽江地區已經是南粵的重要商貿中心了。唐太宗貞觀二十三年(649),陽江縣、西平縣、陽春縣、杜陵縣等從高州分出,建為恩州,屬廣州都督府管轄,恩州州治在陽江。從貞觀年間唐太宗時建恩州起至明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撤除南恩州,陽江、陽春各自為縣止,陽江一直是南海航路上貨物的集散地和重要的中轉港。據〈傑書•王僧儒傳》載:“天監初(502)……為南海太守,郡常有高涼生口(即奴隸),及海舶每歲數至,外國賈人以通貨易。”可見位于海上交通要道上的陽江港口,當時已向國外輸出勞務了。

陽江是船只補充給養的理想之地。陽江物產豐富,素稱魚米之鄉,為廣東的魚倉、糧倉。“南海一號”失事海域所臨近的大澳古港,更是因地理位置便利、自然條件優越,盛產魚糧和水手們極為需要的瓜果蔬菜,而吸引著無數海客在她的懷抱里休養將息,積蓄能量,然后重啟航程。宋〈汰平寰宇記)據《投荒錄》描述:“恩州當五州之要路,由是頗有廣陵、會稽賈人循海東南而至,故吳越所產之物不乏于斯。”《陽江廳廣州會館碑記> 對陽江經濟物產描述:“利饒遠客,貨殫居民。故來此者,舸逐鴟夷,金分鮑叔,棲船過肆,九衢之通運偏多;舴艦艦迷津,百粵之貿遷不少。商廛既夥,吾郡尤都。將比康樂和親,殷昌繁衍,阜民財于舜日,給人足以于堯衢。”又,魚、鹽是宋代南恩州土貢之一,與廣州、潮州、廉州一樣以海產品上貢齊名。據〈沫會要•食貨志》記:紹興二年(1132),南恩州課鹽利三萬貫以上,是該志所列產鹽課利的府州之一(另為廣州、潮州、惠州)。凡此種種,足證陽江自古以來確為往來商客所稱羨。

陽江也是修整舟楫的最好去處。陽江沿海各港、漠陽江河面,昔時畺艇云集,蛋民數以萬計,海洋經濟特質鮮明,因此,自古以來,陽江的造船業十分發達。唐代,恩州已能建造較大的運輸船和漁船。明代的陽江是廣東的七個造船中心之一。現在陽江許多地方還有船塢的遺跡,而其建造工藝與在廣州原市文化局辦公樓地下挖掘出的船塢是一樣的。陽江歷朝歷代都不乏造船修船的能工巧匠,近現代向外輸出的造船工,亦以陽江人為最多。舉凡造船所用的杉木、樟木、菠蘿木、元木、火生木、元眼木、相思木、株砂木、榕木、藥木,陽江都可以提供。用蠔殼、螺殼、蜆殼制成造船必需的原料,而殼灰更是陽江的特產。自古以來,陽江的殼灰除了自用外,還外銷到香港、澳門、江門、臺山、電白等地。民國時,陽江制造的“七舫漁船”以其質量好(“建板底”、“柚木波”、“海棠橈”),工藝精良而遠近聞名。民國期間,陽江縣城經營造船業的有幾十戶,造船工約有一千人,造船所需的附帶材料,如繩纜、里篷、竹絲的制作工人,為數也不下一千人。

陽江雖很少充當南海絲路的終點港,但其大量集散貨物,作為中轉港,亦是很理想的。陽江位于粵中與粵西連接處,背山面海,交通便利,農業、漁業、畜牧業、林業、鹽業和手工業均發達,為商業的發展提供了有利的條件。一千多年來,陽江城曾是郡、州、府、直隸州(廳)、縣治所在地,逐漸發展為區域性貿易中心。據文史專家莫開強先生在《陽江文史》1984年第一期中考證,宋代陽江的陶瓷業是舉世聞名的:“文獻記載,廣東陶器,宋代以陽春、陽江為最著。其說見于清雍正時所修的〈<廣東通志》。嗣后,中外學者多有援述,故其聲名遠播海外。如英人波西爾在其所著《中國美術史》一書中贊道:‘陽春之南有縣曰陽江,與陽春同隸于肇慶,而較陽春距海尤近,廣窯中最著名之窯也。其窯質至密堅固,極耐折磨……昔曾有此窯所制之寶藍瓶,自北京宮中發出,(乾隆時)交唐英(當時的督陶官)在官窯中依式仿造,其精巧可知也。’陽江窯的燒造年代,據清人許之衡在《飲流齋說瓷》一書中說:‘廣窯,宋南渡后所建,在廣東肇慶陽江,胎質粗而色褐(即灰色),所制之器多作天藍色,惟不甚均矣。’又說:‘廣窯在粵名曰石灣,蓋南海縣佛山鎮之一村名也,自明已遷至此。宋陽江舊窯,今曰早已消滅矣。’關于陽江與石灣的淵源,李景詔在他所著的《石灣陶業考》一書文中說:‘宋末,陽江工匠曾遷東莞開窯,出口鈐南石堂楷書印。茲查傳器間有圖案而無釉者,底鈐南石堂楷書方印,土質較石灣略輕。厥后再遷石灣,乃‘創祖堂居’,出口以祖述黃、綠、藍三彩唐陶為宗旨,故曰祖唐。又說:‘少數石灣陶工,尚有遄返陽江省墓者,是宋元之交,必有陶工來陽江。’

以上的說法,常為研究古瓷的學者所采用。如新中國成立后出版的《中國青瓷史略》(陳萬里著)和《中國的瓷器》(景德鎮陶瓷研究所編著)亦本此說。”正因為陽江盛產優質陶瓷,所以不排除南海絲路上的商貿船只,在這一中轉港加載出口陶瓷。除了陶瓷,陽江的鐵鍋也是名產。就廣東而言,出產鐵鍋最著名的是佛山和雷州,但陽江的鐵鍋生產也不弱。畢竟古代“廣鑊”流行于全國,其生產大有在廣東全省遍地開花之勢。如“南海一號”出水的鐵鍋的形制就與當今陽江地區所使用的鐵鍋相差無幾。假定南海絲路的商船停靠于陽江這一中轉港,則完全有可能就地取材,加載鐵鍋,而不必舍近求遠。

既是集散地,有集必有散。王榮武、梁松等在<廣東海洋經濟》一書中指出:“據南宋后期的真德秀說:‘泉州舶商自南洋販貨歸來,往往泄漏于恩(南恩州)、廣、潮、惠間者多,而回州者少。’可見,廣東除廣州外,南恩、潮、惠等州的港口都是進行非法貿易的所在,這些州正當南洋海舶到泉州的來路,泉州的外貿勢必為這此‘泄漏’所削減,故一般說來,南宋廣東的外貿還是勝過福建。”看來,當年作為中轉港的陽江,應該消化了不少舶來品。

作為中轉港,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功能,那就是休閑娛樂。可以說,陽江自古都是歌舞升平之處,花柳繁華之鄉。因為其一,它有提供娛樂的經濟基礎。陽江海岸綿長曲折,港灣甚多。南鵬島至上、下川島一帶的海域,形成了廣東最大的漁場。潮州、汕頭、海南、廣州等地的漁船,常常聚集在陽江灣捕魚,使大澳成為一個集結漁船的漁港,漁貨交易十分活躍,遂至百業興旺,商賈云集,富甲一方。至今陽江大澳港還保留著昔日的廣州會館,并有“十三行”與廣州“十三行”相列,民間稱之為“十三行尾”。其二,它有產生娛樂功能的文化傳統。陽江乃詩歌之鄉,尤其以咸水歌出名。咸水歌多為水上青年男女即興調情歌謠,聽來蕩人心魄,令人陡生“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之情懷。陽江城昔有“漁洲唱晚” 一景,是市民和游客賞玩咸水文化的勝跡。其三,它能滿足海客的娛樂需求。海客們風里來,浪里去,不免產生福禍無常,及時行樂的思想。作為中轉港,滿足這一需求,在昔時亦是很必要的。昔時陽江四大漁港號稱繁華花柳地、風流富貴鄉,故至今陽江民謠仍有傳唱:“大澳賺錢大澳花,到了東平無歸家。去到閘坡猶自可,千祈無好去沙扒。”(意即:陽江這四大港口的風月場十分厲害,足可銷金蝕銀,縱是腰纏萬貫,到了那里,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說到這里,陽江曾為海上絲路重要的中轉港應是不爭的事實。但“南海一號”是否在陽江停靠過呢?或者,我們不妨馳騁一下想象:當年“南海一號”是滿載貨物,駛近陽江時出現了險情,欲在大澳靠岸而未果,還是在陽江加載了陶瓷、鐵鍋等貨物,終至負荷過重加上失去平衡,乃至從大澳駛出不遠即沉沒了。是否如此,有待進一步的發掘來證明。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相關分類

QQ| 手機版|小黑屋| 漠陽網     

Copyright © 2011-2014 漠陽網(http://www.hbnsb.co/)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 本論壇所有來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漠陽網立場,本網不承擔任何直接或連帶法律責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蘇ICP備14036825號-5 )

返回頂部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